阿狸梦之城堡朋友:香港立法会大楼外一片狼藉

文章来源:铺铺旺    发布时间: 2019年11月21日 14:21  阅读:6181  【字号:  】

我们在一起玩捉迷藏的时候,我总想跟着一个人,但那人又认为两人一起风险太大,所以我们往往就是分道扬镳。黑,周围是无尽的黑,但好在是安全的。我自己一个人躲到了一个废弃的钟表盒中。那时的我,总天真可笑的认为有东西包住我,我便不会有一切发生。可是,也不知是捉的人在寻其他人,还是我真的藏得太深,竟没有一个人发现我。

阿狸梦之城堡朋友

叮叮叮,闹钟响了,妈妈叫我起床,我正在吃早餐,妈妈唠叨着说:上课时好好听讲,一定不能左顾右盼,写作业时不能抄作业。我真是好无奈啊!我心里想:要是这个世界没有大人该多好啊!

我讨厌在夜晚中玩捉迷藏,因为孤身一人,四周还都是无边无际的黑。可朋友们不一样,她们认为只有在黑中玩游戏才好玩,这便是她们一直追求的刺激罢。

之后在学校有她这个大姐顶着,我的朋友越来越多,我的性格也是越来越开朗,我的人生都被改变了!那曾经的一切都被我所忽略了,我想以后的以后都永远不会想起来了!

朦胧中我似乎记的在很小的时候,春风灿烂的姑妈,大爷,舅妈,姨妈等许多人递给我一张张窄窄的,花花绿绿的纸片在手中咯吱作 响,我嘴中不停的重复着大人交给的拜年话:过年好,谢谢。每当遇见 陌生的客人,我就会吓得缩进母亲的怀里,或者父亲的背后,任凭客人百般春光灿烂般的哄逗,我依旧不买真情,母亲只好千恩万谢地,不好意思而且有些惴惴不安地收下那张纸片,脸庞泛起一层满意的笑容。

8岁的时候,我喜欢上了吃自助餐,每次爸妈带我去,我就跟过年了一样特别开心,有一天爸爸出差了,妈妈下班后就给我打电话,让我带上钥匙下来找她,她要带我去吃自助餐,我当时高兴坏了, 飞快跑回屋里换衣服,拿东西,穿上鞋子就出了门,在门咔嚓一响后我突然发觉忘拿钥匙了,急忙转身拉门,可是门已经锁死了,这下完了我记得妈妈出门从不带钥匙都是爸爸或我开的门,这下我们不会回不了家了吧,我内疚死了,一看见妈妈眼泪就不住的流.

小时候跟老妈去寿光,看到穿得破破烂烂的残疾人在乞讨,我会悄悄地把兜里买棒棒糖的零花钱全送出去,还一步三回头,唏嘘不已;




(责任编辑:海高邈)